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南房产咨询--曾玲

 
 
 

日志

 
 

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 那一年房地产泡沫破了!  

2014-11-06 14:03:26|  分类: 购房指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那场海南淘金热后,地产泡沫破灭,遗留下的纠纷时有发生

“我离开海南时,把房子留在这里。怎么也想不到,再回来时,房子过户到了我请来看房子的保安名下。”现在在广州做生意的山东商人王传喜这样讲述他的海南淘金记。

而他口中的“保安”,则完全否认了他的全部说法:“我不是他的保安,房子的过户手续也全部按法律规定办理的。”

各执一词的纠纷,似乎折射着近三十年来纷繁复杂的一场海南淘金记。当初如野草般不顾规则旺盛生长的交易,纷纷演变成如今解不开的个个死结。记者试图通过解剖其中的样本,透析时代遗留的伤痕。

千万别墅易手起纠纷

1988年海南岛建省办经济特区,十万人才下海南,那是一段让热血青年们曾为之疯狂的岁月。

山东梁山人王传喜就是其中之一,1991年他到海南淘金,亲历了那段疯狂的岁月。“圈子里的朋友都在买空卖空(房地产生意),一个电话来,王总某村有块地要吗?一句话要,把钱一打,马上有人给你送来村里的土地出让证明,然后你就可以再把这块地转卖了,但事实上,我连地在哪里都不知道。”

只是这样的好时光并未维持太久,随着泡沫的破灭,大批淘金梦碎的青年人连当时所购得的房产都顾不上就仓皇撤离。

1998年,王传喜和合作伙伴钟亮开的青龙公司濒临破产,次年,他变卖了海南的大部分物业来偿还债务,然后离开了这里,成为撤离大潮中的一员。

时间一步跨越到2014年。

海口金茂区南面椰林怡和花园(以下简称“怡和花园”)楼龄有20多年了。20多年来,它的周围从旧时农田到高楼林立。所以,虽然别墅已经略显破败,但身价却已从当年价值数百万的别墅变为今天的千万豪宅。

王传喜和别墅现任业主罗某的纠纷,就因这栋千万豪宅而起。

“左右互搏”的租房协议

现任业主罗某,是这栋别墅的第三任业主。别墅的两次易手,都发生在2007年。

1991年,怡和花园的主人是王传喜和合作伙伴钟亮开办的青龙公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钟亮。两年后,钟亮又成立了另一家温泉公司。两家公司因为是同一个法定代表人,相当于自己身体上的“左手”与“右手”。温泉公司在办理工商登记时,理所当然地就地取材,用了怡和花园作为办公经营场地。

问题就出在一份当年“左右互搏”的租房协议——1992年,同一法人的温泉公司和青龙公司签订租房协议,温泉公司租了青龙公司的怡和花园办公,并代青龙公司管理这一物业。

“这其实就是一份为了方便办工商登记做的虚假协议,协议中只提到温泉公司需要向青龙公司缴纳多少租金,但实际上从未支付,协议中也没提到温泉公司租房时交过押金。”如今王传喜这样回忆这份协议。

但事实上,记者看到的租房协议是两个版本:1992年签订的协议只约定了租金数额及支付期限,而1993年签订的协议则约定了100万元的租赁押金。

王传喜则对记者表示,1993年版协议是伪造的。他提供的一份2013年的法院裁定书上这样称:“再审中,温泉公司表示没有向鸿威公司(2003年,青龙公司已更名为鸿威公司)支付过押金100万元,鸿威公司亦表示没有收取过温泉公司支付的100万押金。”

就在怡和花园租赁协议履行到第14年时,2006年8月26日,温泉公司将鸿威公司告上法庭,称其未偿还他们租借别墅时所支付的100万押金,并要求以别墅作为抵押。记者在查阅相关判决时看到,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判决鸿威公司应在5日之内返还100万给温泉公司。2007年6月18日,法院的民事裁定书中判决怡和花园以100万元的价格抵押给温泉公司并过户至其名下。

这是怡和花园的第一次易手。12天后,别墅再易手。

2007年6月30日,温泉公司将这栋房产抵押给帮他们管理温泉酒店的罗某。温泉公司称,因为无力支付欠罗某的55万元酒店房屋维修以及水电改装等费用,便把怡和花园作价65万卖给罗某,所欠的款项都冲抵购房款。同年底,罗某拿到了房产证,成为怡和花园业主。

“保安”最后成为别墅主人?

就在一切即将尘埃落定之时,怡和花园的首任业主王传喜跳出来“喊冤”了。

2000年11月13日,温泉公司法人从钟亮变更为刘芳。然后,刘芳委托了第三人罗某管理怡和花园。这也就是王传喜口中的“保安”罗某。

王传喜说,大概2003年左右,刘芳介绍罗某与他认识,表示可以帮他看管怡和花园的房产,由于当时怡和花园的房产已弃置,他觉得有人看管也是好事,于是承诺每月1000元工资聘请罗某,“后来罗某告诉我,他把房子出租了可以用来抵工资,不用我再发工资了,我就不再管了。我想着反正产权还是我的,就先给他用着吧,谁想到最后房子会转到他名下”。

但王传喜口中的“保安”对此完全否认。新快报记者日前拨通了当事主人公罗某的电话,他说出了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罗某承认,认识王传喜确实是通过刘芳介绍,时间大概在2004年,当时温泉公司委托他管理所租赁的鸿威公司物业。但他表示,此后再没有见过王传喜,直到2008年两人开始打起了官司。

罗某告诉记者,他曾是海口市派出所的辅警,2002年才开始创业,成立了一家搬家公司。“我有自己的公司,根本不可能给王传喜看房子当保安,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记者在网上查阅罗某及其公司时发现,2009年起,罗某的名字出现在不少新闻报道中,并曾被冠以“搬家大王”等称号。

对于这栋千万豪宅,罗某一再声明“一切手续都合法办理”,他更称自己在代为管理温泉公司期间实际上是花了近两百万,“当时在怡和花园附近的别墅才卖45万元而已。”

自始至终,纠纷的关键人物刘芳都没出现。

一份吊诡的答辩状

在别墅易手的2007年,多场关于别墅归属的官司中,王传喜仅在一份“同意将房产抵押”的答辩状上出现过。

他说他对别墅的易手毫不知情,更未出庭。为此,还向记者出示了济南市公安局泉城路派出所提供的证明:证明那段时间他正在当地辖区推广安装联网报警与闭路监控工程。

代替王传喜本人出庭的那份答辩状,王说是假的。海口市龙华区法院寄出的当事人地址确认书是广州越秀区广仁路的某个单位,从邮政特快专递的信封上可以看到,所有的文件均是由一名叫陈卓的人负责转交给王传喜。“我根本不认识陈卓,对于广州的那个地址更是完全陌生。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会收到盖着我印章的答辩状。”王传喜自称觉得不可思议。上世纪那场海南淘金热后,地产泡沫破灭,遗留下的纠纷时有发生

“我离开海南时,把房子留在这里。怎么也想不到,再回来时,房子过户到了我请来看房子的保安名下。”现在在广州做生意的山东商人王传喜这样讲述他的海南淘金记。

而他口中的“保安”,则完全否认了他的全部说法:“我不是他的保安,房子的过户手续也全部按法律规定办理的。”

各执一词的纠纷,似乎折射着近三十年来纷繁复杂的一场海南淘金记。当初如野草般不顾规则旺盛生长的交易,纷纷演变成如今解不开的个个死结。记者试图通过解剖其中的样本,透析时代遗留的伤痕。

千万别墅易手起纠纷

1988年海南岛建省办经济特区,十万人才下海南,那是一段让热血青年们曾为之疯狂的岁月。

山东梁山人王传喜就是其中之一,1991年他到海南淘金,亲历了那段疯狂的岁月。“圈子里的朋友都在买空卖空(房地产生意),一个电话来,王总某村有块地要吗?一句话要,把钱一打,马上有人给你送来村里的土地出让证明,然后你就可以再把这块地转卖了,但事实上,我连地在哪里都不知道。”

只是这样的好时光并未维持太久,随着泡沫的破灭,大批淘金梦碎的青年人连当时所购得的房产都顾不上就仓皇撤离。

1998年,王传喜和合作伙伴钟亮开的青龙公司濒临破产,次年,他变卖了海南的大部分物业来偿还债务,然后离开了这里,成为撤离大潮中的一员。

时间一步跨越到2014年。

海口金茂区南面椰林怡和花园(以下简称“怡和花园”)楼龄有20多年了。20多年来,它的周围从旧时农田到高楼林立。所以,虽然别墅已经略显破败,但身价却已从当年价值数百万的别墅变为今天的千万豪宅。

王传喜和别墅现任业主罗某的纠纷,就因这栋千万豪宅而起。

“左右互搏”的租房协议

现任业主罗某,是这栋别墅的第三任业主。别墅的两次易手,都发生在2007年。

1991年,怡和花园的主人是王传喜和合作伙伴钟亮开办的青龙公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钟亮。两年后,钟亮又成立了另一家温泉公司。两家公司因为是同一个法定代表人,相当于自己身体上的“左手”与“右手”。温泉公司在办理工商登记时,理所当然地就地取材,用了怡和花园作为办公经营场地。

问题就出在一份当年“左右互搏”的租房协议——1992年,同一法人的温泉公司和青龙公司签订租房协议,温泉公司租了青龙公司的怡和花园办公,并代青龙公司管理这一物业。

“这其实就是一份为了方便办工商登记做的虚假协议,协议中只提到温泉公司需要向青龙公司缴纳多少租金,但实际上从未支付,协议中也没提到温泉公司租房时交过押金。”如今王传喜这样回忆这份协议。

但事实上,记者看到的租房协议是两个版本:1992年签订的协议只约定了租金数额及支付期限,而1993年签订的协议则约定了100万元的租赁押金。

王传喜则对记者表示,1993年版协议是伪造的。他提供的一份2013年的法院裁定书上这样称:“再审中,温泉公司表示没有向鸿威公司(2003年,青龙公司已更名为鸿威公司)支付过押金100万元,鸿威公司亦表示没有收取过温泉公司支付的100万押金。”

就在怡和花园租赁协议履行到第14年时,2006年8月26日,温泉公司将鸿威公司告上法庭,称其未偿还他们租借别墅时所支付的100万押金,并要求以别墅作为抵押。记者在查阅相关判决时看到,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判决鸿威公司应在5日之内返还100万给温泉公司。2007年6月18日,法院的民事裁定书中判决怡和花园以100万元的价格抵押给温泉公司并过户至其名下。

这是怡和花园的第一次易手。12天后,别墅再易手。

2007年6月30日,温泉公司将这栋房产抵押给帮他们管理温泉酒店的罗某。温泉公司称,因为无力支付欠罗某的55万元酒店房屋维修以及水电改装等费用,便把怡和花园作价65万卖给罗某,所欠的款项都冲抵购房款。同年底,罗某拿到了房产证,成为怡和花园业主。

“保安”最后成为别墅主人?

就在一切即将尘埃落定之时,怡和花园的首任业主王传喜跳出来“喊冤”了。

2000年11月13日,温泉公司法人从钟亮变更为刘芳。然后,刘芳委托了第三人罗某管理怡和花园。这也就是王传喜口中的“保安”罗某。

王传喜说,大概2003年左右,刘芳介绍罗某与他认识,表示可以帮他看管怡和花园的房产,由于当时怡和花园的房产已弃置,他觉得有人看管也是好事,于是承诺每月1000元工资聘请罗某,“后来罗某告诉我,他把房子出租了可以用来抵工资,不用我再发工资了,我就不再管了。我想着反正产权还是我的,就先给他用着吧,谁想到最后房子会转到他名下”。

但王传喜口中的“保安”对此完全否认。新快报记者日前拨通了当事主人公罗某的电话,他说出了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罗某承认,认识王传喜确实是通过刘芳介绍,时间大概在2004年,当时温泉公司委托他管理所租赁的鸿威公司物业。但他表示,此后再没有见过王传喜,直到2008年两人开始打起了官司。

罗某告诉记者,他曾是海口市派出所的辅警,2002年才开始创业,成立了一家搬家公司。“我有自己的公司,根本不可能给王传喜看房子当保安,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记者在网上查阅罗某及其公司时发现,2009年起,罗某的名字出现在不少新闻报道中,并曾被冠以“搬家大王”等称号。

对于这栋千万豪宅,罗某一再声明“一切手续都合法办理”,他更称自己在代为管理温泉公司期间实际上是花了近两百万,“当时在怡和花园附近的别墅才卖45万元而已。”

自始至终,纠纷的关键人物刘芳都没出现。

一份吊诡的答辩状

在别墅易手的2007年,多场关于别墅归属的官司中,王传喜仅在一份“同意将房产抵押”的答辩状上出现过。

他说他对别墅的易手毫不知情,更未出庭。为此,还向记者出示了济南市公安局泉城路派出所提供的证明:证明那段时间他正在当地辖区推广安装联网报警与闭路监控工程。

代替王传喜本人出庭的那份答辩状,王说是假的。海口市龙华区法院寄出的当事人地址确认书是广州越秀区广仁路的某个单位,从邮政特快专递的信封上可以看到,所有的文件均是由一名叫陈卓的人负责转交给王传喜。“我根本不认识陈卓,对于广州的那个地址更是完全陌生。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会收到盖着我印章的答辩状。”王传喜自称觉得不可思议。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